您現在的位置:網站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新聞

行業新聞

教育行業轉型升級的大機會
作者:cdyhjy    發布于:2014/09/04   來源:
摘要:
  我國教育的轉型和升級有三個風向,一是K-12、職業教育、繼續教育的成長;二是應試教育向素質教育主動轉變;三是傳統教育領域的開放和革新。教育行業持續高成長,改革和政策不斷,給教育行業帶來良好的投資機遇,我們梳選出全通教育、新南洋、立思辰、天喻信息、華平股份、科大訊飛和新開普等重點標的,并對A股的教育類投資標的進行了梳理,供大家參考。

一、中國人口、家庭、經濟的趨勢塑造教育未來

(一)城鎮人口占比持續攀升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的城鎮化水平從1978年的17.92%提升到2013年的53.37%,城鎮化水平平均每年提高1.01%,居住在城鎮內的人口占總人口的比率已過半,并且還在持續增長。

  城鎮化水平的提高給中國的教育帶來了巨大的潛力,城鎮的人均教育支出遠遠超過農村。不斷增加的新城鎮人口,帶來增量的教育需求,疊加已有城鎮人口教育需求的增長,使得整個教育市場持續、快速擴張。  

(二)戶均人口數量迅速減少

  1980年開始實行的計劃生育政策,使得中國的家庭人口結構發生了巨大的變化。獨生子女家庭日益變成主流,家庭規模變小,家庭孩子數目下降。雖然孩子數目下降,但因為對單個孩子的教育投入上升,傳統教育市場繼續擴容。   此外,特別是城鎮家庭,除了對孩子成績的日益重視重金投入之外,對孩子教育其他各方面的訴求也在上升,帶動了外語教育、音樂教育、體育教育和培優等新教育市場。

(三)經濟轉型促使教育轉變  

  加入WTO后,中國很好的發揮了自己在人力成本上的優勢,通過要素的高強度投入,在勞動密集型產業獲得了長足的發展,外貿出口量急劇攀升,但這種發展是以放棄高附加值、高技術性貿易品為代價,以短視的投資為特點,在不能立即產生效益的基礎科學技術、基礎材料和基本工業設備的投入嚴重不足,制約了中國的產業高度。

  因為人口紅利漸失,環境承載能力上限到來和外部需求不振的影響,中國傳統粗放型的經濟發展模式已接近極至,未來中國的經濟看點在轉型發展。在轉型期,中國需要告別經濟高增長時期的慣性思維,適應經濟中高速發展的“新常態”,實現產業從低端到中高端的轉換。中國的教育也需要適應這種轉變,大力發展職業教育來培養掌握技術的技工人才,通過繼續教育來滿足產業轉變過程中就業人員的技能切換需要。

二、國際經驗表明教育需求和國家成長相互促進

(一)儒家文化圈對教育都極為重視

  同屬儒家文化圈,日本、韓國、臺灣和香港均非常重視教育和人才培養,不僅在政府層面對教育的投資高,在家庭層面對教育也是極為重視,把讀書受教育看成是人生成功最理想的道路,正可謂“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對教育的重視,促進了日本、韓國、臺灣和香港人的素質提高和科技發展,也為經濟發展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二)經濟的發展和生活水平提高推動海外留學需求

  經濟的發展、民眾生活水平的提高反過來也催生其對孩子和自身教育更進一步的需求,日本、韓國、臺灣和香港的發展都是通過外向型經濟啟動,慢慢向高科技產業和服務業邁進,與海外市場的聯系緊密,留學經歷會提高其與子女在本國勞動力市場的競爭力,這更使得出國留學成為理性且時髦的選擇。  

  伴隨著國力和人均收入的上升的過程,日本、韓國、臺灣和香港的出國留學人數也隨之上升,一方面是出國留學的費用對于這些國家和地區的國民來說越來越不成大的負擔,另一方面是這些國家和地區的國民的眼界越來越開闊,需要更多樣化的教育資源。  

  據美國國際教育協會(IIE)2013年2月公布的數據,中國已經連續三年成為在美留學人數最多的國家,緊隨其后的是印度和韓國,生動的說明了一國經濟活力和一國出國留學人數之間的關系。

(三)經濟停滯、轉型減緩減少海外留學需要

  當一國的經濟成長呈現停滯、產業轉型減緩時,海外留學的需求便會降低。當經濟停滯時,往往伴隨著國民收入增長的變緩,海外留學日益增長的成本便顯得沉重起來,壓抑了海外留學的需求。

  此外,國外教育資源提供的滋養在此時脫離了本國的需求,轉型減緩使得產業結構變動小,提供給年輕人和高端人才的就業機會稀少,海外留學也變得沒有太大必要。

  據讀賣新聞網2013年2月報道,2010年,日本去海外留學的人數為58060人,比2009年的59923減少1863人,已經連繼6年下降,日本文部科學省分析人士自己也稱,產生這一現象的原因在于“日本多年的經濟不景氣”。  

三、中國教育的轉型和升級的三個風向  

(一)K-12、職業教育、繼續教育的成長  

  中國城鎮化的進程、獨生子女家庭變多和家庭對孩子教育的重視等多重因素疊加,使得中國的K-12教育市場方興未艾,前景向好。

  獨生子女政策雖然減少了單個家庭的孩子數目,但中國的學齡人口數目還是極為龐大。2013年,中國人口數量達13.5億,這其中5-24歲的學齡人口約3.3億,占人口總數的比例達24.5%。 
  據《2012中國家庭教育消費白皮書》調查,“教育消費”是中國家庭消費的重頭戲,占到中國社會中堅階層家庭收入的1/7,遠超美國,該比例預期還將繼續增長,預計至2013年中國家庭教育支出有望達到 1萬億元。

  中國的經濟轉型和產業進一步發展,將對高技能技工和專門人才形成渴求。實現中國的產業鏈從低端向高端的邁進,不僅需要高端人才進行前沿研發設計,更需要大量的中高技能人才將設計的產品制造出來,職業教育和繼續教育在培養此類人才上具有優勢,迎來發展機遇。

  2010年印發的《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里,要求“到2020年,基本實現教育現代化,基本形成學習型社會,進入人力資源強國行列”。到2020年,形成適應經濟發展方式轉變和產業結構調整要求、體現終身教育理念、中等和高等職業教育協調發展的現代職業教育體系,滿足人民群眾接受職業教育的需求,滿足經濟社會對高素質勞動者和技能型人才的需要。

  2014年7月22日,《國務院關于加快發展現代職業教育的決定》發布,開啟了職業教育發展的新起點。2013年,全國共有職業院校1.36萬所,年招生1016.7萬人,在校生2933.8萬人,粗略計算職業教育市場規?蛇_到數千億元。

  繼續教育是面向學校教育之后所有社會成員的教育活動,加快發展繼續教育是提升國家核心競爭力和推進創新型國家建設的必然要求,是促進我國經濟發展方式轉變和產業結構調整的重要支撐。教育部2012年公布的《關于發展繼續教育的若干意見》,要求到2015年,每人每年接受教育培訓的時間累計不少于12天或72學時;企事業單位員工培訓的年參與率不低于45%;農村居民培訓的年參與率達到20%以上;學歷繼續教育在籍學生總規模達到1200萬人以上等。

(二)應試教育向素質教育主動轉變

  中國家長極其重視子女教育,不希望孩子輸在起跑線上。家長除了對孩子的學習成績倍感壓力和恐慌外,對于孩子綜合素質的擔憂也越來越多,這推動了體育教育、音樂教育、英語教育等的需求。當家長和孩子不滿意國內教育時,還有海外留學的需求。

  中國家庭對培優的需求高,特別是對英語教育需求高。據《2012教育行業白皮書》調查顯示,70%的孩子參加過英語及奧數輔導班,50%以上的投票家庭每月課外輔導花銷在2000元以上,此比例較2011年有大幅增加。

  而據《2013教育行業白皮書》,每月課外輔導花銷在2000元以上的家庭已經達54%,較2012年增加4%。課外輔導的消費支出除了流向英語、奧數類課程培優外,還有35%的支出是花在特長類學習,17%用于購買電子產品和學習設備。

  72%的家長給孩子報學習班的動機是提高其升學成績和綜合素質,所以有特長類學習支出的高占比。正因為家長提高孩子綜合素質訴求的驅使,才有調查中近九成家庭的孩子上了1個以上的補習班,其中近半家庭的孩子報了至少3個補習班的現象。

  處于經濟持續發展、民眾生活水平提高時點的中國,對于海外留學的需求有增無減,赴海外留學人數從1985年的4888人迅速攀升到2007年的144000人,增長29.46倍,而同期家庭人均收入僅增長4.69倍,說明中國家庭對海外教育資源的渴求。

  近幾年,中國赴海外留學的絕對人數增加迅猛,到2013年已達41.39萬人,中國已經成為世界第一大留學輸出國,截止2013年,中國出國留學總人數達到305.86萬人。

  留學行業的市場規模隨著留學人員的增加不斷擴大。有調查顯示,目前中國留學市場規模約達到了2000億人民幣,語言培訓所占份額的達13%,約260億人民幣,另有調查稱,留學考試培訓的市場規模已到達了300億人民幣。

。ㄈ﹤鹘y教育領域的開放和革新

  科研院所是中國智力資源的集中之處,匯聚著科研精英,在重大科研攻關中有著義不容辭的責任,也是實現中國夢的智力保障。只有在科技中取得確實的突破,中國的許多行業才能真正言轉型成功,否則只是在低水平競爭,不能形成自己的核心競爭力和品牌優勢,推動整個產業鏈的貫通和生態圈的建立。

  因此,在中國經濟轉型和產業鏈高端攀升的過程中,需要充分運用中國的科研智力資源,改進現在科研院所培養、使用科研人才的模式,更好的發揮科研人才的作用,亟需對科研人員建立市場化的激勵機制,這有賴于科研院所的產業化轉型。

  科研院的產業化轉型,可以通過引入民間資本來興辦高等教育的方式,建立起人才培養的新機制。近年來,民間資本興辦的高等教育已經取得了長足進步,在多年舉辦?粕、本科生教育的基礎上,民間院校已經具備了承接科研的能力,未來科研院所的產業化轉型的通路之一將是與民間院校合作研發,獲得雙贏。

  以北京城市學院為例,2011年打破公立大學的壟斷,成為第一個擁有碩士研究生院的民辦高校,與近60所海外院校聯合辦學,計劃于2016年升級為“北京城市大學”,未來以學校為依托,運用民間資本舉辦院所的靈活機制,北京城市學院將在科研院所轉型的大潮中獲得發展。

  在過去,K-12、職業教育、繼續教育乃至留學教育等要滿足日益增長的需求,需要通過興辦、興建更多的學校,通過粉筆、黑板、課桌、教師、學校管理人員等高強度的資產投入,來完成教育資源的擴張。但這種方式投資高,見效慢,在當前技術革命的背景下并不是一個好的選擇。因此我們認為在線教育、電子教育、教育資源的電子、數字化是趨勢,這還將帶來教育硬件、軟件、集成商的機會。

  根據《教育藍皮書:中國教育發展報告(2012)》中披露,2012年中國教育培訓行業市場規模高達9600億元,而目前在線教育市場規模在700億元左右,比重僅為7.3%。隨著未來互聯網滲透率進一步提升和在線教育消費習慣的養成,在線教育市場規模有望加速擴大。

四、A股教育產業的投資標的

教育行業持續高成長,改革和政策不斷

  中國的教育產業正處于K-12、職業教育、繼續教育的繼續成長,應試教育向素質教育主動轉變和傳統教育領域的開放和革新的疊加時期,整個教育產業還處于高速成長期,行業空間大。

近期,國內教育改革的動向不斷,高考改革、民辦教育促進法的進一步推進,都對整個教育行業公司形成利好。而新南洋收購昂立教育成功,成為A股首支純正教育股,對整個行業形成提振。

  我們預計明年會有智慧教育的大范圍招標等行業政策出來,有利于在線教育、K-12教育、職業教育等方向的發展。

5544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