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網站首頁 >> 新聞中心 >> 財經新聞

財經新聞

證監會重申打擊私募亂象 底層穿透或可遏制民間資本“偷梁換柱”
作者:cdyhjy    發布于:2021/08/31   來源:
摘要:

    面對“亂私募”與“偽私募”現象滋生,監管再度強調將堅決給予打擊與出清。

    8月30日,證監會主席易會滿在基金業協會第三屆會員代表大會上表示,國內一些機構在發展中偏離了應有的定位,以私募之名變相發行公募產品,隨意設立資金池,違規變相吸儲、放貸,甚至擅自自融自用、侵占挪用基金資產。行業發展在一定程度上出現了真私募與偽私募并存,優秀管理人與“偽”管理人并存,接受登記管理和市場無序生長并存等亂象,損害了行業形象聲譽,影響金融安全和社會穩定,這與行業高質量發展是背道而馳的。

    “我們認為,私募股權基金必須回歸私募定位和支持創業創新的根本方向,堅持私募姓私,嚴格規范募投管退全鏈條各環節運作。我們將堅持分類施策、扶優限劣,支持真私募,打擊亂私募,堅決出清偽私募,推動形成良好市場秩序和行業生態!币讜䴘M強調說。

    在多位私募股權業內人士看來,這預示著監管對“亂私募”與“偽私募”的規整力度將進一步增強。

    “這些‘偽私募’與‘亂私募’現象已成為國內私募股權基金業態良性發展的一大障礙!币晃粐鴥却笮退侥脊蓹嗤顿Y機構合伙人向記者直言,由于不少民間資本發行所謂的私募股權基金涉足資金池、自融、資金挪用等違規行為,部分地方政府將私募股權基金等同于P2P行業采取極嚴監管,導致他們在基金注冊與投資管理方面均遇到不小的制約。

    一位地方證監局人士向記者透露,盡管近年相關部門加大對“偽私募”與“亂私募”的打擊,但部分民間資本仍可鉆營某些灰色操作空間。比如他們借助PE、 FOF或結構性股權投資產品等新產品變相開展借新還舊、資金池、明股實債等違規投資業務。

    “目前我們正著手加大對轄區內私募股權基金所投資的底層資產開展穿透式監管,通過了解其具體的投資項目資金流向,嚴查其是否存在資金挪用、借新還舊、明股實債等違規操作!彼赋,一旦發現私募股權基金存在上述違規經營現象,當地金融監管部門將雙管齊下,一面要求其開展業務整頓(情節嚴重者將被勒令暫停業務運營),一面督促其盡早回籠資金用于兌付,最大限度保障投資者權益。

監管組合拳遏制亂象

    在多位私募股權業內人士看來,私募圈上述這等亂象之所以滋生,一個重要原因是不少民間資本以私募股權基金名義“掛羊頭賣狗肉”,大打政策擦邊球。

    具體而言,一是不少民間投資機構沒有基金銷售牌照等資質,卻以財富管理、資產管理名義違規銷售各類私募股權產品,越過監管紅線;二是眾多“偽私募”、“假私募”所發行的PE/VC產品,并沒有將資金投向股權投資,而是挪用到自身資金池業務進行借新還舊,屢屢觸發客戶資金侵占、基金財產被挪用、非法集資等嚴重侵害投資者利益的行為。

    “其中,不少大型民間資本機構此前還通過收購基金代銷牌照,以此自產自銷各類涉嫌資金池、明股實債的私募股權產品瞞天過海,令不少投資者遭遇財產欺詐!鄙鲜鏊侥脊蓹嗤顿Y機構合伙人指出。

    針對這類亂象,監管部門近年出臺多項監管措施進行遏制。

    比如最新版《公開募集證券投資基金銷售機構監督管理辦法》強調“獨立基金銷售機構是專業從事公募基金及私募證券投資基金銷售業務的機構”,意味著私募PE/VC產品代銷被剔除在獨立基金銷售機構業務范疇之外,令眾多持有基金銷售牌照的民間資本無法再以基金代銷牌照為掩護,自產自銷私募PE產品。

    “這對遏制亂象產生不錯的效果!鄙鲜龅胤阶C監局人士向記者透露,今年以來,轄區內不少擁有基金代銷牌照的民間資本已悄悄關閉相關資產管理機構以規避自產自銷監管風險。

    在他看來,“亂私募”、“偽私募”等現象之所以得到全面遏制,還得益于年初證監會發布的《關于加強私募投資基金監管的若干規定》——其明確列出“十不得”禁止性要求,其中包括私募基金及其銷售機構不得夸大、片面宣傳私募基金,包括使用安全、保本、零風險、收益有保障、高收益、本金無憂等可能導致投資者不能準確認識私募基金風險的表述,或向投資者宣傳預期收益率、目標收益率、基準收益率等類似表述等。

    “此舉進一步令不少民間資本無法將私募股權投資產品包裝成保本高息產品進行宣傳銷售,加之越來越多投資者也意識到股權投資存在高風險高收益的特點,對保本高息類PE產品日益警惕,亂私募、偽私募現象正得到進一步遏制!边@位地方證監局人士強調說。

建議對基金銷售機構分級管理

    在上述地方證監局人士看來,要進一步出清偽私募與打擊亂私募,相關部門還要加強對私募股權基金底層資產的穿透式監管。

    “目前,一些偽私募或假私募偷梁換柱的動作正越來越隱蔽!彼赋。比如一些民間資本將涉嫌自融、資金池業務的底層資產包裝成結構化股權投資產品,或具有回購條款的股權投資項目進行銷售;此外,還有一些民間資本則利用PE、FOF產品開展所謂的直投業務,實質上其直投項目多是涉嫌自融或明股實債的投資品種。

    對此他所在的地方證監局正充分發揮大數據分析優勢加強對PE產品底層資產的穿透式監管,比如針對涉嫌自融或資金池業務的民間資本所發行的PE產品,通過收集其投資項目的公開數據或其他關聯信息,了解PE投資項目與產品發行方是否存在密切的股權關系,其背后是否存在同一個實際控制人等,從而加大對民間資本上述偷梁換柱行為的監管。

    此外,這家地方證監局還要求涉嫌自融或資金池業務的民間資本定期遞交不同PE基金產品的投資項目信息,尋找不同PE基金產品之間是否存在“募新還舊”的蛛絲馬跡,對這類行為采取嚴格的監管措施——包括業務整頓,以及督促民間資本盡早回籠資金歸還給投資者。

    記者多方了解到,為了規范私募股權基金產品代銷的操作流程,不少第三方財富管理機構此前向相關部門建議,能否對獨立基金銷售機構進行分級管理,其中對涉足銷售私募PE/VC產品的獨立基金銷售機構采用更嚴格管控標準,包括要求后者每月向監管部門、行業協會報送私募PE/VC產品相關的銷售信息,進而加強過程管理和風險監督;獨立基金銷售機構需計提一定比例的風險準備金,用于彌補相關風險損失等;私募股權投資基金的合格投資者的準入門檻抬高至300萬-500萬元,以避免風險承受能力不足的個人投資者“入場”。

    “目前我們也在等待證監會等相關部門對此的回復與建議,從而落實分類施策、扶優限劣,最大限度遏制亂私募、偽私募現象的生存空間!鼻笆龅胤阶C監局人士指出。

(信息來源:21世紀網)

5544444